文章
相簿

不再年輕的我們追尋的是些什麼

嘿呦嘿呦拔蘿蔔 於 2017年05月02日發表   人氣:153


不再年輕的自己已很難再享受懶覺的酣暢了。但有一天吃驚地發現,早上六點多醒來,起床時卻已是9點過後。賴在床上近三個小時的時間裏,我一直在看微信。好友的片言隻語、一般相識者的心靈感悟、轉發的精美圖片、張揚的社會批評、還有十好幾個的“訂閱號”……下床後就覺得昏昏沉沉。外面天很好,肺裏卻像吸了霾。

然後,才認真地回想它的飄散,也才更吃驚地發現——原來,入睡前的枕上、醒著時的“馬上”或“廁上”,我都在做著這樣的呼吸。

當然,我收穫了很多。一些刺激的靈感,一些愉悅的美感,一些“贊”或“不贊”的情感。就像點一份漢堡,胃部立馬感到充實。多年不見很想說話,或常常相見卻無話可說的朋友,現在都在以書寫的方式言說著。其實,說了什麼、轉發了什麼,都變得不那麼重要,要害的是要不停地說下去。就像下一分鐘餓了,隨時就可撈起一個漢堡丟進彼此的胃裏。若是味道淡了,再舀一勺“雞湯”調養雖然饑渴但已麻木的“心靈”。

一個人人都在言說卻是遍地塵埃的時代,——想起了一位英國詩人的一句話,“到處都是水,卻沒有一滴可以喝”——所謂霧霾,不就是隨處可觸肉眼卻無法辨識的塵埃微粒嗎?

忽然間又記起了曾國藩。據說戎馬生涯中的曾氏,少有時間看書,只能像歐陽修老師一樣,利用“枕上”“廁上”和“馬上”的碎片,不過看的卻不是碎片。據說他讀書的訣竅是一“耐”字:“一句不通,不看下句,今日不通,明日再讀;今年不精,明年再讀。此所謂耐也。”其實,大抵有所精進的人,大抵會有相似的體悟。比如大儒朱熹,說起閱讀來居然弄得血淚斑斑:

“須是一棒一條痕,一摑一掌血!看人文字,要當如此,豈可忽略!”“直要抖擻精神,如救火治病然,如撐上水船,一篙不可放緩。”“聳起精神,樹起筋骨,不要困,如有刀劍在後一般。”

當然,這裏的前提是讀什麼。要是“霾”的話,下如此功夫,倒像錢鐘書先生揶揄的,在自家浴室裏照鏡子也要一本正經,不過反諷的是,當不正經成為習慣後,再正經就很難。用現在那些見不得一點兒“高大上”的人的話來說,任何正經都像“裝”得很。

馬年第一天,上海的天空很霾。我在“裝一下”的決定下,翻開了《古詩源》。開篇第一首是《擊壤歌》,也是一種日常生活的言說,就是一位老人敲打著土疙瘩唱歌,一共23個字,但前八個就寫盡了萬物勞作、宇宙人生——

“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”

 


上一篇:旺角Pretty Renew 美容院代理人用獨特的銷售手法為準新娘解冷靜期困難


本BLOG人氣文章

嘿呦嘿呦拔蘿蔔

謊言有時表達了一種願望,折射出我們對事實的希望。生命的年輪一圈圈加厚,世界的本來面目像琥珀中的甲蟲,越發纖毫畢現,需要我們更勇敢的凝視。我已知覺的人生第一要素不是“善”而是“真”。


標籤
累計瀏覽次數: 9,771
所有文章: 16
本日訪客人數: 39
累計訪客人數: 9,664